<form id="bltrj"></form>

<form id="bltrj"></form>

      哲學里的湖南丨搖晃的供需天平,找到“俯仰之間”的支點
      [ 來源:觀潮的螃蟹    |    作者:觀潮的螃蟹    |    日期:2020-05-01 17:14 ]


      ▲供給側結構性改革  漫畫/唐盈


      勞動的意義在何處?


      不同的答案,指向不同的經濟航向。就像20世紀,為了資本增值而拼命產奶的奶工,他們選擇的答案,最終指向了“將牛奶傾倒大海”的結局。


      這是只顧供給、無視需求的勞動,是資本支配的勞動。


      而今,當我們在田地里彎腰、在生產線上埋頭、在屏幕前敲擊,當我們產出糧食、鋼鐵,抑或是虛擬的字符,背后都蘊藏著同一個目的——生產人民需要的使用價值,滿足人民對美好生活的向往。


      這是我們不至于把牛奶傾倒進大海的根由,更是國家經濟行穩致遠的根本之道。


      一、低頭勞作,是為了抬頭時,能滿足生活的需求


      何謂“滿足對生活的需求”?


      通俗地說,是你需要一杯牛奶,我生產一杯牛奶;而非你不需要牛奶,我卻看牛奶賺錢,就拼命生產。


      正如馬克思對社會主義構想的那樣,我們的國家,從一開始,生產便是為了滿足人民的使用價值。


      然而,隨著改革開放的高歌猛進,隨著市場“無形的手”調節的滯后性,隨著已存在需求的改變與新需求的產生,一些行業、一些地方,供給與需求不那么精準匹配了。


      整天埋頭在廠房生產線的李代水,也敏銳地感知到了供需結構的變化。


      那時,他所在的湘西州瀘溪高新技術產業開發區,還僅僅是個工業集中區,遍地的材料生產公司,為市場供應著大量的廉價鋁粉。


      廉價,是因為工藝陳舊、質量不高。當時的市場上粗制鋁粉遍地,供大于求,整體產能已經過剩,然而7微米以下的高端細粉生產,卻幾乎一片空白。


      一邊是低價低質的無序競爭、企業倒閉;一邊是市場需求的無力探及、大片空白,瀘溪的工業區發展,似乎走進了死路。


      可李代水不這么想,如果人們不需要我們的產品,那就改變供應,生產人們需要的產品。


      ▲大刀闊斧的改革讓瀘溪獲得新生   漫畫/唐盈


      早已想到此處的瀘溪縣委、縣政府,大刀闊斧地關停了一批生產量少、創新能力不足的企業,集中力量大力發展鋁系列精深加工、新金屬材料等高新項目。


      就像涅槃的鳳凰迎接新生,做減法、去產能,為經濟發展留出新空間的瀘溪,在創新中擴大了有效供給和中高端供給,高新鋁粉迅速搶占市場,遠銷海外。甚至,還用“拳頭產品”,制定了行業標準與國家標準。


      市場話語權,就這樣在瀘溪的轉型升級、改革創新中,一步步拼出來了。


      而今,港珠澳大橋的鋼材里,有著這里生產的釩氮合金;三星電子、現代汽車用著李代水公司的特細球形鋁粉……


      瀘溪人用自己低頭勞動的辛勤成果,一次又一次,滿足了人民對美好生活的躍級。


      從生產端入手,把傳統落后行業,轉型升級為戰略性新興產業,以滿足改變的需求側,這樣的蛻變,就是新時代以來,我們從實踐升級為理論的“供給側結構性改革”。

      二、供給側結構性改革,實現“俯可供給,仰獲所需”


      當“供給與需求”的辯證關系達到平衡,我們低頭勞動,便可提供價值;抬頭生活,便可獲得所需。如此局面,即是美好生活的真諦。


      而平衡的微妙之處,在于俯仰之間的支點,即“供給側結構性改革”。


      在深刻研判經濟形勢的基礎上,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,提出了“供給側結構性改革”。它從供給側的源頭入手,依據需求的變化,結構性地調節供給失衡的局面。


      相比于“三駕馬車”的需求側調節,從生產端的調整,更著眼于需求的變化與長遠的發展形勢。


      就像瀘溪的高新技術產業開發區,在“供給側結構性改革”下,既產出人民需要的高新鋁粉,又享受到經濟發展的良性循環。


      自2016年,習近平總書記對湖南提出“三個著力”以來,“供給側結構性改革”不斷在湖湘的土地上與經濟碰撞出耀目的花火。


      從鋼鐵去產能,關停年產鋼錠50萬噸卻背負高額負債的“僵尸企業”,到整治“散小亂”,小煤礦關停;從煙花爆竹作坊式企業被勒令停產,到洞庭湖區關掉制漿企業,全面退出造紙產能……湖南減去了人民不再需要的老舊重工業,還人民渴求的新型產業和綠水青山。



      ▲三一重工最聰明的車間——18號廠房    漫畫/唐盈


      湖南省委書記杜家毫曾言,“對湖南來說,去產能要痛下決心,拿出壯士斷腕的勇氣。”因為,斷腕短暫的疼痛背后,是令人矚目的新生;去掉落后的產能,才能為新動能騰出更大的空間。


      可以看到,而今的老工業基地清水塘、竹埠港、合江套、水口山,已經奏響二次跨越的“新樂章”。


      “東方錳都”花垣,關停錳鋅小礦,整合龍頭企業,向精深加工要效益,綠染“錳都”;瀏陽關停煙花小作坊,加大研發投入,新一代煙花更綠色、更藝術,綻放更加璀璨的光芒。


      三一重工,站在智能制造的風口,打造出“世界上最聰明”的車間——“18號廠房”,這里沒有密集的工人和遍地的油污,只有綠樹高聳下機器人和少量作業員忙碌。


      僅大力推進“供給側結構性改革”一年,湖南新增了高新技術企業1400多家,高新技術企業增加值增長14%,比全省工業增加值增長幅度高了一倍。


      而今,這樣的調節正在繼續:4月28日,14個市州及各縣市區共829個重大項目集中開工,湖南用數百個項目、數千億投資,掀起了一場拼發展、拼增長的“百團大戰”。


      岳陽的中韓合資智能顯示綁定生產線項目,將成為全球最大智能顯示配套產品生產基地。湘南湘西高新軟件園項目,旨在搭建工業互聯網等七大平臺,騰訊云、華為鯤鵬生態圈等30余家項目已計劃入駐。邵陽的東盟科技產業園,對接產業轉移,發揮外貿優勢,可解決6000人以上就業……


      從綠水青山的回歸,到高新科技改變的生活,這些在三湘大地上一步一個腳印的改革,促進了新舊動能的轉換,促進了高質量發展,也促成了人們“低頭創造價值,抬頭享受生活”的和諧局面。

      三、供需的天平之上,壓著“人民”的砝碼


      這些供給側改革的生動實踐,如何關聯到你我的生活?


      就像每天上網的你,已經習慣無線的陪伴,但你可能不會注意到,路由器中那個小小的散熱片所使用的碳化硅鋁基復合材料,很大一部分來自瀘溪的產業園區,而這項技術,屬全球首創。


      這正是“供給側結構性改革”的意義之一。


      己亥歲末,一場疫情的肆虐,讓無數城市按下了“暫停鍵”,可很多湖南人的生活,并未受到太大影響,從火熱的社區團購、生鮮電商,到“云辦公”“云學習”“網上看診”,人們的生活需求被蓬勃的互聯網產業一一滿足。


      這背后,是湖南早在2014年便開始布局的互聯網產業。從預見需求,到生產供給,一場疫情,再次驗證“供給側結構性改革”的意義。


      習近平總書記曾表示,供給側結構性改革,既強調供給又關注需求,既著眼當前又立足長遠。


      ▲改革是為了滿足人民的需求   漫畫/唐盈


      落之于湖南,這樣的改革,正是瞄準了三湘人民的使用價值持續滿足著人們對美好生活的向往。


      從“去產能”培育新的技術與經濟增長點,“去庫存”促進人口城鎮化、構建便捷生活,“去杠桿”降低企業杠桿率、支持企業市場化,到“補短板”解決人民迫切需要解決的問題……“三去一補”的湖南“供給側結構性改革”,始終在供需的天平之上,壓著“人民”的砝碼。


      五一將至,勞動如歌。在這個節點,我們重提供需之中勞動的意義,既是感恩俯下身創造價值的你,也是感謝仰起身便可享受生活的時代。


      因為,每一個參與勞動的我們,都是這一改革的踐行者,也是這一改革的受益者。


      【打印本頁】 【收藏本頁】 【關閉窗口】          分享到:
      福利社影院在线线免费 - 视频 - 在线观看 - 影视资讯 - 新赏网